返回列表 发帖
一者身得。二者口得。三者身口得。四者身心得。五者心口得。六者身口心得

  身业得六罪者。淫怒为初。口业得六罪者。虚诳妄语为初。

  覆藏得三罪者。一者比丘尼覆藏重罪。得波罗夷。二者比丘覆藏他重罪。得波夜提。三者比丘自覆藏重罪。得突吉罗。是名覆藏得三罪。

  相触得五罪者。一者比丘尼摩触波罗夷二者比丘摩触僧残。三者比丘以身触女人衣得偷兰遮。四者比丘以衣触女人衣。得突吉罗。五者比丘指挃他比丘波夜提。是名五罪。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明相出得三罪者。一夜六夜七夜十夜过一月明相出。尼萨耆波夜提。比丘尼独宿明相出僧残。比丘自覆罪明相出突吉罗。是名明相出得三罪。三唱二种。一者比丘。二者比丘尼。当说戒时三唱。有罪不发露。得突吉罗。是名三唱二罪。于律中具八事成罪者。比丘尼波罗夷。是一切聚有一者。戒序中说。忆有罪应发露。发露者。五篇戒也。故言聚有一。如来分别说者。分别戒相轻重。毗尼有二重者。身口是。毗尼重有二者。波罗夷僧残是也。覆粗亦有二者。一波罗夷。一僧残。

  聚落间有四者。一比丘与比丘尼共期行。比丘初去时突吉罗。至聚落境界。比丘得波夜提罪。一脚在内一脚在外。比丘尼得偷兰遮。二脚尽入僧残。是名聚落间四罪。度江有四罪者。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比丘与比丘尼共期船行。初去时比丘得突吉罗。上船比丘得波夜提。比丘尼一脚上岸。得偷兰遮。二脚俱上得僧残。是名度江四罪。一肉偷兰遮者。即是人肉九肉突吉罗。象马狗等肉。夜语有二罪者。若比丘尼。共男子入闇室屏处耳语。得波夜提。若比丘尼。共男子一处去二肘外。得突吉罗。是名夜语二罪。

  昼日亦有二者。比丘尼共男子屏处。若二肘半内得波夜提。二肘半外。得突吉罗。是名昼日二罪。布施得三罪者。比丘有杀心。布施毒药杀人。得波罗夷罪。杀非人得偷兰遮罪。杀畜生得波夜提罪。是名布施三罪。受施得四罪者。女人以手施与。比丘捉得僧残。女人以淫欲施比丘。得波罗夷。非亲里比丘尼施衣。得尼萨耆波夜提。若比丘尼染污心。知染心男子受食。得偷兰遮。是名受施得四罪。五罪可忏悔者。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僧残偷兰遮。波夜提。波罗提提舍尼。突吉罗恶说。是名五罪可忏悔。第六须羯磨者。僧伽婆尸沙。一罪不可忏者。波罗夷是也。毗尼有二重者。一波罗夷。二僧残。身口亦如是者。结戒不过身口。非时谷一味者。稣毗盐以谷作。得非时服。是名谷一味。一白四羯磨者。差教诫比丘尼是。波罗夷有二者。一比丘二比丘尼是也。和合地有二者。一身和合。二法和合。失夜亦有二者。一行波利婆沙。二行摩那埵是也。结二指有二者。一比丘尼洗净。二头发长。不得过二指。打身得二罪者。比丘尼打身得突吉罗。啼得波夜提是。因二破众僧有。一羯磨。二捉舍罗是。初作有二罪者。一比丘作初罪。二比丘尼作初罪是。作白亦有二者。一白羯磨二单白。杀生有三罪者。人得波罗夷。非人偷兰遮。畜生波夜提。语重有三罪者。教偷教死向人说得圣利法。是名语有三重。骂詈亦有三者。若欲心骂女根谷道二僧残。骂余身分。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得突吉罗。是名三罪。行媒有三罪者。受语时得突吉罗。往说偷兰遮。还报得僧残。是名三罪。三人不得受者。一远不闻。二身分不具足。三根不具足。衣钵不具足。身分所摄。十三难人。是根不具足所摄。聚作复有三者。一别众。二白不成就。三羯磨不成就。是名三。灭摈亦有三者。一比丘尼以身谤人。如慈地比丘尼。二沙弥坏沙弥。就他谷道行淫。三言行淫欲法不障道者。是名灭摈三罪。一语亦有三者。一羯磨三人一时得戒。是名三。盗戒有三罪者。五钱波罗夷。四钱偷兰遮。三钱乃至一钱突吉罗。是名盗三罪。淫戒有四罪者。一女根波罗夷。死女半坏偷兰遮。不触四边突吉罗。比丘尼以物作根自内根中。得波夜提。是名四罪。正断亦有三者。一断人命波罗夷。二断草木波夜提。三自截男根偷兰遮。是名三因。弃掷有三者。有杀心弃掷毒药。若人得死波罗夷。非人死偷兰遮。畜生死得波夜提。是名三弃掷。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复有三。比丘弃掷精僧残弃掷大小便生草上。得波夜提。水中净地。得突吉罗。涕唾亦如是。是名弃掷三。波夜提突吉罗者。教诫比丘尼至日没。得波夜提先说法后说八敬。得突吉罗。有四信佛说者。一房舍。二戒。三如法作。四不如法作。是名四。与衣二种罪者。与非亲里具足比丘尼衣。得波夜提。与不具足戒比丘尼衣。得突吉罗。不具足戒者从比丘尼白四羯磨未从大僧白四羯磨。是名与衣二。波罗提有八者。比丘尼波罗提提舍尼是。波夜提突吉罗者。比丘尼乞生谷。得波夜提。食时突吉罗。行时有四罪者。比丘与女人共期。初去时得突吉罗。至村得波夜提。比丘尼独行去时。得偷兰遮。至村得僧残立时有四罪者。比丘尼共男子立在屏处。得波夜提。申手外得突吉罗。若比丘尼。明相欲出不随伴去。住离申手内偷兰遮。申手外得僧残。坐眠亦如是。波夜提有五者。酥油蜜石蜜脂。五器各受过七日服。得五波夜提罪。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其类非一种者酥蜜等也。非前亦非后者。取聚置一处。并服一时。俱得罪。有九波夜提者。乞九种美食。一乳。二酪。三生酥。四熟酥。五油六蜜七石蜜。八肉。九鱼。是名九种。其类非一种各异也。非前亦非后者。因食时俱得罪。一时食也。有五波夜提者。其五波夜提。其类非一种。以口业忏悔。一时忏悔得灭。有九波夜提者。乞九种美食。得九波夜提罪。其类非一种者。酥油鱼肉相异。一以口业忏者。九波夜提罪。一语忏便得灭也。有五波夜提者。发语名字忏者列罪名而忏悔。有九波夜提者。取姓成忏悔者列罪名而忏。第三得三罪者。随举比丘尼三谏不舍波罗夷。比丘被僧三谏不舍僧残。比丘比丘尼恶见。三谏不舍波夜提。因食得六罪者。云何得六罪。一为饮食故。自称得过人法。二为饮食故行媒。三为饮食故言。若人住此寺者得道果。不自道名字故。得偷兰遮。四为饮食故。无病乞食。五为饮食故。比丘尼无病乞食。犯波罗提提舍尼。六为饮食故。比丘无病乞饭。得突吉罗罪。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是名因食得六罪。食时得三罪者。比丘食人肉偷兰遮。象马龙狗等肉突吉罗罪。比丘尼食蒜得波夜提罪。是名食时三罪。因五食得罪者。比丘尼知男子染污心。从乞得人肉得蒜。得美食象马肉。受染污心男子食僧残。啖人肉偷兰遮。啖蒜波夜提。乞美食波罗提提舍尼。象马等肉突吉罗。是名因五食得罪。一切第三过者。比丘尼随举。初谏不舍突吉罗。一羯磨不舍偷兰遮。三羯磨不舍波罗夷。是名三谏三罪。罪至有五处者。比丘随举白不舍突吉罗。一羯磨不舍偷兰遮。三羯磨不舍波罗夷。若欲破僧三谏不舍僧残。恶见三谏不舍波夜提。是名五罪。善答罪有五者。比丘比丘尼式叉摩尼沙弥沙弥尼。五众具有三谏不舍罪。诤事亦有五者。五众俱有四诤。论事复有五者。论五众诤事。以五法用灭者。五众灭五众诤事。清净有五种者。五众犯罪忏悔得清净。三处中成善者。僧处众处白衣三处无诤。是名善也。身业夜二罪者。比丘尼与男子共业夜入屋。申手内波夜提。申手外突吉罗。身业昼二罪者。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比丘尼昼日与男子共屏处。申手内波夜提。申手外突吉罗。见时得一罪者。比丘故看女根。得突吉罗罪。乞食得一罪者。比丘无病。不得为身乞食。得突吉罗。见恩有八种者。于拘睒弥犍度已说。依人成忏悔者。五众悔罪。要因人得悔。驱出说有三者。一覆藏。二未忏悔。三恶见。善行四十三者。摈人行四十三法得入众。不行此法不得入众。妄语有五处者。波罗夷僧残偷兰遮波夜提突吉罗。七日法有二者。七日药受七日法出界外。是名二。十二提舍尼者。比丘尼八波罗提提舍尼。比丘四波罗提提舍尼。合十二。忏悔复有四者。提婆达多遣人害佛。供养阿[少/兔]留陀。优婆夷离车子。众僧为作覆钵羯磨。沙婆伽比丘此四种人就佛忏悔。妄语有八观者。发心欲妄发口成妄语。妄语竟知是妄语。隐藏所知妄道余事。前人知解邪心。是名观也。布萨复有八者。八戒也。使者亦有八者。调达以非法欲破僧。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僧差具八德人往说。调达所作。非佛法僧。是调达所作也。外道有八法者。外道欲出家。行波利婆沙八法者。不往五不应行处。闻赞佛法僧欢喜。八语受具戒者。比丘尼白四羯磨。比丘白四羯磨。起敬亦有八者。比丘尼八敬法也。豫座复有八者。大众集时。上座八人次第坐。余者随坐。八法教诫尼者。比丘有八德。堪教诫比丘尼。十人不应礼。比丘尼。式叉摩那尼。沙弥。沙弥尼。优婆塞。优婆夷犯戒人。眠人。食人。大小便嚼杨枝人。十人不为作者如前。十种人不得作叉手。有十突吉罗者。若为上十种人。作礼及叉手。得突吉罗。用衣复有十者。十种衣听着。十二作不善者。白不善。非法别众。非法和合众。法别众。白羯磨中有四非法。白二羯磨中有四非法。白四羯磨中有四非法三四合十二非法。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