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什么是“内识转似外境”呢?就是我们现在物质世界,乃至我们坐在这里,前面这个桌子、我们坐的这个凳子,乃至我们的肉体坐在这里,你真实感觉到自己坐在这里——这个是假的。这个东西都是我们无始以来的内识、第八阿赖耶识带业、带质而来的。内识转变了,所以有现在几十年的存在,或者几百年、几千年、几万亿年存在的暂时的偶然的,转似外境。物质世界、整个宇宙都是内识所变、唯心所变,还是转变来的。内识转出来,相似的、好像有个外境。
所以我们修定的人,譬如修光明定的人,修久了以后他眼睛里头看这个世界、看大家,都不是人,都是影子,(比)照相上的影子还要假。他看这个柱头、看这个玻璃、看这些地方都是假的,一个影子在飘。虽然这种定力没有证到结果,证到结果他的身体肉体硬可以同这个山河墙壁没有障碍、可以过,就会飘过去。因为这些山河墙壁、实质的物质的世界,都是内识转化;这个转化中间有一股力量,这股力量就叫做“业力”,所构成的。看起来像有个外境——没有外境,“转似外境”。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那么这些外境是什么来的呢?“我法分别熏习力故。”都由于一切众生在无我之间假执着了一个我。无我是理上、根本上,但是事实上我们一切众生是有个我,这个“我”是相分、见分变出来的,变态。所以拿唯识的道理,以佛法来看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正常的人,每一个都是变态心理。所以拿现在的话“变态心理”这个名称,拿唯识的眼光来讲变态心理,一切众生没有证得菩提以前个个都是变态心理,都是不正常人;也可以说每一个众生都在病态心理中,没有一个正常的人。所谓正常的只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正等正觉,大彻大悟成佛了的,这才算是一个人、正常的人。所以佛者就是一个人,是一个正常的人。普通不是正常的。
所以这些外境转相来的,都由于我法分别,由于“我”以后,第二层我由第六意识、由法相分别心、意识分别心,习惯于分别,这个熏习的力量。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熏习”这两个字,好多人、历代的学者想把这个名称给它换两个字,换不了。因此,所谓到清朝末年、民国初年,梁启超、康有为几位有名的学者演讲佛学的时候,他对于“熏习”两个字是欣赏赞叹不已。他说佛学翻译的这个“熏习”是怎么样想都想不出来,再用两个中文名词换了它这个名词,换不掉。“熏习”就是一切的习气,什么叫习气?是熏习来的。当然你们诸位不会抽烟的不知道,第一次学抽烟的年轻人一抽,烟一吸进来一定呛得要死,眼泪鼻涕一起出来。但是慢慢熏习惯了以后啊——其实烟有什么味道?又臭又没有什么意思。他熏习惯了,熏习惯了好像觉得很有味道。那个烟啊熏得那个指头都黄的,像我抽了几十年烟还没有发现我指头黄过,很奇怪!怎么熏习不上?熏习这个东西,你譬如说,庙子里菩萨前面点香点久了,那个上面就是黑的,给香烟熏习的。
注意“熏习”两个字,熏习这一层是表面的、假的,洗得掉的。可是呢,你没有办法怎么样洗呢?“定相应故”,所以修定、修慧是转变熏习力量的方法之一。慢慢地定,定极了以后再来澄清、起慧,才把习气的力量洗得掉。所以我们说修行转变习气这个熏习的力量,谈何容易啊!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尤其熏习的力量最大的一个是什么?“分别”作用。我们看这一句,“我法分别熏习力故。”什么是分别作用?譬如我们这个人,刚才举一个例子,我们人生就在两个境界中,疲劳了睡眠,睡眠就是大昏沉。昏沉是个心态,睡眠并不是一个必要的,这是个心态、不正常的病态。所以修行人到了最后断除了睡眠,昼夜常明,没得睡眠了。睡眠是熏习的、后天的力量、不正常的形态,是昏迷、阴境界。但是我们常人、普通人呢,除了睡眠以外,眼睛还没有睁开,思想来了,散乱心(就是分别心)来了,就会想了。这个由我相而起的分别作用,是无始以来熏习的惯习的力量,所以也叫做习气。唯识翻译成“熏习力”,普通经典就翻译成两个字——“习气”,习惯的一股力量。也翻译成“业力”,一股力量。这些翻译都是名称的不同,所以佛学的复杂,反正东西是一个,文字有“业力”或者“习气”,也有总称称为“业习”。
譬如我们人身体上、我们这个肉体上有些人一个动作,譬如有些人讲话喜欢摸摸这里,有些人讲话尤其女性站在那里喜欢弄弄头发啦,再不然头发这么一搞;那个头发搞惯了——熏习力。有些女的喜欢咬指甲啦……男人也很多了,各种怪相。他说为什么呢?——习气。这个习气除了后天的教养没有注意,从小养成的习惯以外,有许多是先天带来的。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譬如我过去有个朋友地位很高,官拜上将,当过方面大员、做主席的,我经常笑他:就是个猴子!他当然没有到这里来。他一讲话,随便他跟老总统讲话、发生大问题的时候、他要考虑一个严重问题的时候,我们一看就晓得他心理有严重问题(南师在比划动作,众笑)。这个人我说是猴子,就是个猴子!就笑。因为大家熟,是朋友啊,官做大了很难得有朋友,像我们跟他是朋友,所以朋友我管你什么地位,还照样骂你就骂你、笑你。我们在旁边一看:哎,猴子相又来了!他就笑了,他说这个东西呀奇怪!他说我紧张的时候它就来了。那么,像这种动作是什么?无始以来的习气,分别心来的。
所以我们为什么打坐修定杂想妄念空不掉、宁静不下来呢?无始以来熏习的力量。“我法分别熏习力故。”所以把分别不起,而变成清净,这是功夫,“定相应故”。
进一步了解,分别本身也空,不需要宁静它的,它本空的,那是“慧相应故”,那是慧力了。慧力中间就有定力,定力中间不一定有慧力。当然要真的般若慧力,普通的聪明不是慧。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再注意原文,“内识转似外境,我法分别熏习力故。诸识生时,变似我法。”“诸识”,注意,第八阿赖耶识、第七末那识、第六意识、前面五个识,一切识生起作用的时候——其实我们这个心意识随时在生起作用;因为随时生起作用,注意这个佛学的道理——在作用里头就是有变。中国《易经》讲变,佛学把这个变的现状叫做无常,没有一个永恒的东西。譬如我们动作摇手,永远这样摇、摆动,它在变。宇宙间的事物无论哪一件事情、哪一样东西,随时随地分秒中间都在变,没有个不变的道理。这是现象界——相。
所以真到了不变,除非证得菩提,如来大定,所谓不动;密宗所谓称“不动明王”,不动地。其实严格要唯识道理讲,所谓到不动的那个境界是不是变呢?也是变。不动不过是个大变。譬如我们地球在转动,随时在变,可是我们人类也住在地球上,地球上的生物不晓得自己在转,因为它转的太大了。而且我们分别熏习惯了,在这个变中不知道在变。地球在转,我们不觉得在转;其实我们还是在转。我们身体上的血液也在转哪,这个人血液不循环就死亡了。可是我们为什么坐在这里打坐坐着觉得很清净:“我都没有动过。”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实际上你里头转得更快啊!为什么你不晓得在动呢?“我法分别熏习力”,这个熏习、分别心的快速的变,我们观念上错误的认识认为是静态。其实所谓静态是个动态的,快速的动态就变成静态了。譬如我们拿一个铅笔,这样我们看到是有动态:这枝笔在手里这样转,大家看到在转圈。如果速度转得很快的时候啊,我们只看到一点,它没有动过。所以我们注意了,我们修持的时候,有时候你觉得是定,是不是真的定?这个地方,理都要参透了。
所以,诸识生时变出来相似有个我。刚才我们讲,下午有个朋友来谈人生有个我,我们晓得里头有个我,其实没有这个我。如果拿佛学总答一句话,这个“我”是怎么来的?“诸识生时,变似我法”,变出来好像有个我。
“此我法相虽在内识,而由分别似外境现。”他说,所以我们凡夫觉得有个我,“我”这个现状、这个法——这个法并不就是人的观念——这一件事;“此我法相”,这一个我、这个法,就是凡夫的我法;相,这个现象;“虽在内识”,其实没有我。所以我们眼睛闭起脑子里想到,心里想好像有个我,好像在里面有个识在意识作用;其实“而由分别”,是由意识的状态惯性的、我们要抓一个我;“而由分别似外境现”,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外面是有个我。当我们睡醒了,眼睛没有张开,好像有个我在里头想,这个时候如果人家问你:哎,你醒了没有?你一定答复:我醒了!好像里头有个我。“而由分别”,就是意识分别;“似外境现。”[引磬响。]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