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心上莲花:父母的错,不是自己错的理由

作者:心上莲花/ 尘缘未了  
    我丈夫幼年父母离异,跟着性格强悍的后妈生活,吃不饱穿不暖的,受了不少虐待。他父亲因懦弱而保护不了他,当然也可能说是基于对儿子的漠然吧。我丈夫很记恨,他长大后,把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到了父亲身上。他后妈在我们结婚前,得了一种很罕见的病,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临死前良心发现,对丈夫说:“你爸爸是个老实人,你要对他好点。”但是丈夫根本听不进去,心里除了恨还是恨。平时对他父亲说话,都是恶声恶气的,没有一点好脸色。  因为我丈夫家没房,我们婚后住我家,我一直没离开过娘家,所以从没觉得他爸爸和我有太多的关系。觉得他只是我名义上的公公而已,平时基本不闻不问。  公公越来越老,需要人照顾了。正好我家房子拆迁,我们借机把两家房子换到一起,在一起生活了。共同生活的这几年,我们成了十恶不赦的不孝子。  刚开始,我还本着做儿媳的本分,给老公公洗洗涮涮的。我丈夫天天对老人大吼大叫,开始我还制止,渐渐就习以为常了。后来也跟着烦他邋里邋遢的生活习惯,觉得老公公多余。再后来连我儿子都会经常冲他爷爷大吼大叫。一家人,没有一个人对公公有一点最起码的尊重。  最后几年,老公公大小便失禁。我家经常能听到我丈夫的怒吼,伴随着摔东西的声音。而我下班一进门,看见床上的屎尿,也常常火冒三丈,总是跟丈夫发脾气,觉得自己嫁了这样一个麻烦多多的丈夫,心理很不平衡。他又把火儿转嫁到他爸身上,一通大喊大叫。公公本来就懦弱,如今老病相催,生活完全无法自理,他在我们的责骂之下,几乎每天都战战兢兢。  公公去世的时候,我一点都没难过,反而觉得是卸下了一个大包袱。人刚刚拉走,我就把公公的床拆除,东西都扔掉。我心想,这下总算是可以踏踏实实地过三口人的小日子了。  现在想来我当时胆子可真大,居然不怕报应——因果报应不会因为你不知道就没有!我们的报应来的很快很猛,日子越过越不顺。  公公火化后,我和丈夫坐着他堂妹夫开的小轿车,把骨灰送回老家。一路上,妹夫总是说车很沉,开不起来。快到村里时,已是中午了,丈夫说先找个地方吃饭。我和他妹妹妹夫先下车,走了好远还不见他跟上来。等他跟上来,他的样子把我们都吓了一跳。他浑身是土,脸色铁青,嘴唇黑紫,抖得说不出话。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下车时,莫名其妙地摔了一个大跟头,感觉就好像是被人从车上扔出来似的。  到家后我丈夫的腿就走不了路了。第二天去医院拍片没查出问题,但就是疼。过了好多天,腿终于不疼了。但他随即在单位稀里糊涂地摔了一个跟头——从楼梯一直摔下去,脚摔肿了。公公生前是个瘸子,没少被他嫌弃。从那以后,我丈夫走路姿势和公公一模一样了。  再后来,我丈夫不断地失业、不断地在找工作。每次都干不了几天,不是和人合不来,就是被人算计,总之就是各种不顺。我在厂里上班,工资也渐渐地发不出来了,我们的日子越过越紧巴。  后来好不容易,别人给我丈夫介绍了个稳定工作,开的工资还不低。我跟同事们说:这下我该省心了,他工作稳当了,我多少还能维持,孩子学习也不错。话音刚落,就接到丈夫单位打来的电话,让我赶快去医院——丈夫突发心梗,正在抢救。结果一场大病,挣的钱都花光了,还不够。  后来有一天中午,我丈夫午睡时,梦见公公笑呵呵地走向他,一把掐住他的睾丸,边掐边笑。他疼得大叫一声,醒过来了,当时只觉屋里阴森森的。从那天起,他就彻底丧失了性功能。  丈夫出院以后,原单位再也不敢用他,生怕哪天他突然发病死在单位。他后面找工作更难了——哪个老板愿意担风险用一个心脏病人呢?丢了工作,每个月还得吃好多药,儿子正在准备高考,我的单位也不能开全薪,我们几乎走到了绝境。这时候只要有挣钱的机会,我们就像抓救命稻草一样不放手。于是就有了雪上加霜的被骗经历。我们在报纸上看到做串珠挣钱的广告,我们俩就风风火火赶了去,却被要求先交一百块培训费。犹豫了好一阵我们还是交了。一周后培训结束,领材料又要交二百九十块押金,否则培训费不退。就这样,我们一步步走进了圈套。之后我们夜以继日的串珠子,等交活儿时,他们次次都说产品不合格——他们有的是理由,让你做的产品永远合不了格。后来电视曝光了,说这是骗局。我们不但没挣到钱,反而被骗了三百。那时候我俩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才四百八十块钱。丈夫气得浑身发抖,想去理论。我想到他刚出院,心脏很脆弱,拦着没让去,只好自认倒霉了事。  那时候我还没有学佛,不知道这是因果报应,还觉得命运不公,抱怨我们没做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好人不得好报?我们天天发牢骚,骂社会、骂政府,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我们。家庭聚会时看见别人都活得挺好,而我们却这么惨,就心理不平衡。人家无意说一句话,都会觉得是看不起我们,我们就记恨在心。丈夫那时候严重仇富,在他眼里,谁有钱谁就不是好人,恨不得全世界的富人都死光才好。就这样,他天天恶狠狠地咒这个骂那个,造了无数的口业。严重不孝,加上嫉妒、抱怨、嗔恨,以及严重的口业,让我们在苦难之中越陷越深,越来越不可自拔。  幸好我后来遇到了佛法,不断地痛心忏悔与改过,生活才慢慢有了转机。
    心上莲花点评:  文中的老公公,年轻时任由自己的儿子被继室轻贱与虐待,因此被儿子痛恨一生,老来被儿子轻贱,受尽苦难,这就是因果。在家庭之中,父慈子孝、兄友弟悌、夫义妇贤,哪一处的缺失,近则导致家庭不和,远则为未来埋下隐患。如是因,如是果,因果不光在不孝之中,而是遍一切处。  对文中的丈夫而言,他看似有足够的理由怨恨与不善待自己的父亲。但种什么因,结什么果,因果不会因为自己觉得“有理”,就放过了自己,因果如同作用力与反作用力一样,没地方可以讲理的。他因为长期的愤恨积累,而得心脏病;因为嫌弃父亲腿瘸,自己的腿也瘸了;因为不孝,处处不顺,身体与工作都麻烦不断;因生活不顺,负能量越来越重,这样的心性又感召更多不顺的境遇。持续的恶性循环,让他的人生陷入越来越不可自拔的困境之中。这一切的源头,就是因为放不下对父亲的怨恨。所以,父母的错,不是自己错的理由;宽恕了别人,也就是放过了自己。  即使同一个家庭,不同的行为,也会导致不同的结果。比如有的夫妻年老之后,一方被家人嫌弃,一人却受家人尊重与善待;一方疾病缠身,一方健健康康……这就是不同的行为导致的不同的结果。而文章的作者,跟着丈夫一起嫌弃老公公,所以丈夫感召来的,相当一部分都是要她一起承受的果报,这就是传说中的共业。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