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贪婪的比丘

法句经故事集-12品自己品-贪婪的比丘

首先于自己,安置正法道,然后诲他人,贤者将无过。若欲诲他者,应如自己行,自制可制他,制己实最难。      

有一次,在雨季即将来临的时候,优波难陀比丘来到乡间,停留在某个寺院里说法。

众沙弥与新受戒比丘很喜欢他说法的方式,就对他说:「在这里过雨季安居吧,尊者。」

优波难陀问说:「在这里过雨季安居的比丘可以分享到什么物品?」他们回答说:「一件袈裟。」

于是,优波难陀就把自己的拖鞋留在那寺院,然后走到下一个寺院。

到了那里,他又问同一个问题:「在这里安居的比丘可以分享到什么物品?」他们回答说:「两件袈裟。」

于是,他将自己的拐杖留在那里。然后他走到第三个寺院。

到了那里,他再问同样的问题:「在此安居的比丘可以分享到什么?」他们回答说:「三件袈裟。」

他就把自己的水壶留在那里。然后他来到第四个寺院,又问同样的问题:「这里可以分享到什么?」他们回答说:「四件袈裟。」

优波难陀说:「很好,我就留在这里过雨季安居。」他在那个寺院住下来,并且为住在那里的比丘及居士说法。

由于他说得很好,因此他们供养他很多衣物与袈裟。

安居结束之后,优波难陀传达讯息给之前他去过的那些寺院:「我把我的用品留在那里了,因此我也应该拥有在那里安居所能分享到的所有物品。请将那些物品送来给我。」

他收到所有的物品之后,将它们装在一辆车里,继续游行。

在某个寺院里,有两位新比丘得到两件袈裟及一条毯子。他们无法达成双方都满意的分配法。

为了解决这件事,两位新比丘在路旁争议起来,彼此说:「两件袈裟归你所有,毯子则归我所有。」

当他们看到优波难陀来到时,就说:「尊者,请您作个公平的分配法,给予我们适当的安排吧!」

优波难陀说:「你们服从我的决定吗?」那两位比丘说:「是的,我们服从您的决定。」

优波难陀就将两件袈裟分给那两位比丘,然后对他们说:「这条毯子我用。」说完,就把那条昂贵的毯子披在肩膀上走了。

这两位年轻比丘对优波难陀的仲裁不满意,但又无能为力。失望、沮丧之馀,他们向佛陀叙说事情的始末,佛陀告诉他们:「要教导别人,应该先教导自己,并且亲身力行。」


沓婆草花本生谭

佛在祇园精舍时,释子优波难陀出家于佛门,舍少欲知足等之德,而有大欲望。雨安居之初,彼探寻二三之精舍,于某处遗留伞靴,某处残置杖及水瓶,于某处一人居住。彼于某田舍之精舍度过雨安居期时,向比丘云:「比丘应少欲知足。」比丘等闻此,舍去美丽之衣钵,而持土钵,着粪扫衣。彼于雨安居终了,行自恣之戒后,彼满载衣钵往祇园精舍而去。

彼于途中某森林精舍之后方,足为蔓草所挂住,彼云:「此处必有所获之物」,于是入于精舍。

彼处有二老比丘度雨安居,彼等持有粗率上衣两件,华美之毛布一件,二人不能分配,见彼心喜:「尊者!予等对此属于雨安居之物,不能分配,为此我等争论,请为我等分之。」彼云:「甚善!予为分配。」

彼将粗率之上衣分与二人,将华美之毛布取去。彼云:「此为持律之我等应得之物。」

执着于毛布之二人长老往祇园精舍,向持律之比丘等谈及此事件而问曰:「尊者!持律者依掠夺而为生活,究竟被许可耶?」比丘等见优波难陀长老所得衣钵之堆积云:「汝有甚佳之手段,汝得大量之衣钵。」彼云:「诸友!何处予有手段,予为用此方法所得。」彼说明一切。

法堂中开始论议﹕「诸友!释子优波难陀有大爱欲,为大贪欲。」佛出此处问曰﹕ 「汝等比丘!汝等今有何语,集于此处?」比丘白佛:「如是如是之缘由。」佛云:「汝等比丘!优波难陀不行正道。比丘等向他人说时,先行自正,然后可教诫他人。」

佛说偈曰:先须为自己,树立于适所。而后教导他,贤者身不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