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唯识与中观

唯识与中观(一)

  ---唯识与中观

  一九八一年九月二十日? 星期日 南怀瑾先生讲解

  有两个原因要讲这个课程。第一个原因,就是今天我们整个的世界,科学的发达同神秘主义、神秘的思想几乎已经到达了并驾齐驱了。不单只是我们这个地区——台湾,全世界各地的文化学术的没落,人们的好奇心,想追究物质世界之外的东西这个思想趋向,(也)越来越浓厚。因此各种宗教、各种修证的学识也越来越发达。比如像佛教来讲,在世界上现在最流行的两个宗派、两个方法:一个是禅、禅宗,一个是密宗,尤其是近几年以来,在我们这里还不觉得啊,我们这里很乱的密宗不谈;在国外,像美国、欧美,对于这个所谓密宗的研究、爱好、趋向也越来越严重了。

  那么,使人们对于真正求证佛法、佛法的正见——正知正见,以及一个人求生命超越、求生命自己怎么样能够证得另一个超越这个物质思想世界的这个知见,也越来越分歧了。

  那么由于这个道理,我们看到佛法的正法实在是越来越衰落。如果说今天不是末法时代,那无法使我们觉得这一句话是正确的;换句话说,不正确的。怎么样说呢?实在到了末法时代了,正知正见几乎完全没落了。因此,我们对于法相中观学说的研究,不能够不作一个重新的提倡、重新的整理。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过去,有很多人注重唯识法相这一门的学问。譬如在这个世纪中间,所谓从杨仁山居士以后,乃至于他的弟子欧阳竟无先生,乃至于说由欧阳竟无先生之下的,跟他老师两个相反、反对,后来变成冤家叛徒一样的熊十力;再由熊十力先生之下,目前也许有人认为是熊十力先生的弟子,年纪都是相当大了,我们都不便说了。因为熊十力先生乃至于他的老师欧阳先生,在我个人来讲都是朋友辈、忘年之交,当然他年龄跟我们都差得很大。但是因为我对这个走的路多一点、机缘深一点,这些老前辈们我都很熟。那么由这一类的,这一列系的唯识、中观的学问,在过去已经发现问题太多,到现在来更加是混乱了,更加错误了。因此,唯识、中观正见,我们是不能够不重新讨论。

  但是我们讨论这个法相唯识、中观正见这两门的学问,请诸位在座的同学乃至诸位先生女士们特别注意,这是佛法里头的一个真智慧的法门,不是只作普通的佛法或者三皈五戒吃素拜拜就能够了事的。这不能够只作信仰方面来听。真正摸到佛法的中心,绝对是要学问的,要思想的、要智慧的。如果光作信仰,光这样听,是没有用的。希望大家特别注意,必须要特别地注意!

  所以大家只当成情绪化的信仰,好像听经就有功德,这是我所反对的——听经不一定有功德,也许你听了迷信加重了。没有正知正见,同时,等于不带耳朵来听,没有用;带了耳朵,没有带脑筋,没有用;带了后脑,没有前脑,没有用——后脑管记忆,前脑管思想。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所以这个课程,在我个人今天为什么要开这样一个吃力不讨好的课程?在我个人的观念,的确是基于一种悲天悯人,觉得这个人类的思想太混乱了,尤其佛教的正法太凋零、太没落了,因此,不得不讲。

  实际上在我个人讲这个课也很痛苦的,很吃力。比如像我现在昼夜给讲课的时间差不多占了大部分,一个礼拜都没有时间了,加上许多事务性,也就是可以说没有一点时间自己可以休息了。

  那么尤其这个份量非常重的课,是希望大家听了,以自己的修证,真能够求证到一点成果的。如果作为普通学术的演讲,我还不愿意讲。原因是什么?那觉得是浪费。

  一个人讲一门学问,对别人没有利益的,对自己是光造成自己的讲学上课的威望的,那是犯菩萨戒的,那是不该的。所以一种课程的说法讲出来,是希望别人能够得到利益的。因此我对这个课程看得非常严重!

  过去曾经为这个(目的)我们在这里自己开过《瑜伽师地论》(的课)。当然,《瑜伽师地论》的课程,要把它一百卷全部仔细研究完,而同自己修行、证果、证得菩提有准确路线的,恐怕照我们的研究的方法那么精细、那么的周到,恐怕要十年以上的课才讲得完。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因此,《瑜伽师地论》我们去年为一般同学们开(讲)短短的一点,只提到小乘证果的主要的法门。但是我看同学们接受的程度、接受的能力非常差。在一个人等于说拿出大量的黄金珠宝要布施出来的时候,结果碰到一批乡下老百姓,他黄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珠宝对他没有用,这就丧失了那个价值,所以这个课程赶紧就又结束了。

  这个讲课在宗教的立场是“说法”,对象也很难——听众的对象很难,并不是讲课很难。当然要好的听众对象,像我们过去的经验也发现,真是实在很难。所以我们现在再来试验,试讲这个课,希望诸位自己不要浪费这个时间,希望我们这次研究不是白费的。这是第一点,为这个正知正见而说明这个原因。

  第二点我讲这个课的动机,为了今天全世界的人类,文化也是到了末劫了。今后的世界,物质文明的发展、科学的再进步,势必比现在、比今天还要严重的,还要进步,还要发展。因为物质文明的发达,科技的进步、工商的发展,文化、人类的精神文明一落千丈。不但我们国内如此,全世界都是如此。乃至说我下面年纪轻的一代、学生辈,现在都当了国外的教授,他们已经感觉到一代不如一代。而发现每一个国家每一个地区都是非常需要的。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例如在国外的各国,我们很多年轻的中国人,在那里稍懂了一点打坐,稍懂一点太极拳,稍稍懂一点乱七八糟的阴阳八卦,在国外现在都是大师了。那么他们也知道自己不足以真正领导人、真正教化人,所以回到国内再向——我用商业的一个笑话(讲)——我说回来进货。这一类的情形越来越严重。

  这样,有两个看法:一个看法,我们知道中国文化前途是看涨,但是中国文化的前途看涨——中国文化包含了三大系统的儒释道——我们佛法的正法是不是在世界文化的前途里头看涨呢?这我可不敢说了!问题不是佛法不好,佛法是绝对第一!只是我们研究佛法学佛法的人,不足以领导这个世界了。被世界所领导了,被社会所领导了。个个发愿本欲度众生,事实上变成反被众生度了。这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因这两个因素的刺激,我们可以看到全世界学术、人类文化的思潮。在未来,现在是二十世纪的最后了,1981年到1999是最后了,马上二十一世纪开始哦!我们如何迎接这个新的世纪的思潮,使科学文明、科学的思想如何归到哲学的路线?因为哲学是天然地给一切科学作结论。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那么,哲学的最后,必须要走入形而上学。形而上学的最高处,全世界学术文化,据我所知,除了正知正见的佛法以外,更无第二法门。也许我所知的不对,但是在我今天的立场,告诉诸位,据我所知是如此。

  可是我们自己站在正统佛法的立场,把佛法真正的正知正见,如何弘扬到世界各民族的文化中心去,如何告诉世界人类的人们:人,活着,全体应该如何走我们人生平安、安定、和谐的路线;死后或者是现生我们怎么样可以证到与天人合一,超越天人,证得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形而上道的菩提正品。因此向你们——诸位大学毕业,或者是研究所拿到硕士甚至拿到博士的——(介绍)这个路线,是为了使你们有非常远大的前途。可是没有这个本钱呢?一样的没有前途。

  今天的学位是专家的一个代号,不是一个通才、更不是一个通达学问的一个名称。所以自己假使被目前教育制度的学位困住了,那是很可怜的一个愚痴人。那么今天的学位对整个人类世界的学问来讲,(只是)沧海之一粟、九牛之一毛的知识,不值一提。

  又如我们在座的同学,我们平常有接触的,你们学各种的专长的,拿到学位也很多;为什么我们一讨论的时候,我一问到你哪一方面你就不知道了?其原因为什么呢?因为你没有根本智慧。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所以佛法有个东西叫根本智,这就是“道”。得了根本智的人,无师而自通,而且一通而百通,这就是佛法的正知正见道。

  所以我们今天开始这个课程,为了大家配合现代的科学的思想,为了开创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的交流,乃至使东方文化的真正的精神要建立起来,弘扬出去,必须要大家了解这一面的学问,而且不容许一般随便讲唯识,自己没有深入的、错误的观念掺进来。

  这是两个动机,所以要讲这个法相唯识、中观的道理。现在因为我有这两个动机,所以开这样严重的课。

  在我这几天,跟在座的几位同学、老同学谈,我说一边我想开这个课,一边(觉得)很没有意思!我说不知道大家听受的能力,真的研究的能力到什么程度是个问题。根据我个人的讲课的经验,也许我这个是偏见,我每次都觉得是白费的,所以自己对自己很难过。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现在我把这两点的动机给大家讲完了,我们现在回转来,讲佛法的修证(与)真正佛法的正法的衰落,为什么今天我们不能不承认在开始到末法的时候?因为佛法的中心、佛教的中心是修持、证果、证道,可是我们现在真正从事修持、从事证道的人多不多呢?不少!证得没有?很少!为什么?因为缺乏了正知正见。大部分所走的是偏差的路线。所谓偏差的路线,(是)我们用现在的名词;用古代来讲这就是学的邪魔外道,佛法的正知正见没有,所以证果的人自然就很少。那么何以没有(证果、)证果的少呢?——理不通。

  尤其从现在开始,乃至说我们在现代的教育的普及之下,科学文明发展、思想传播的快速,以及物质文明发达、科技的进步帮助我们了解形而上道的许多的方便,应该求道证果比古人要快,不会是慢的。我们不要轻易看不起科学文明,科学文明发展的确帮助了修持上许多的方便。可是因为今天世上的人没有真正的修持的正知正见,盲目地轻视了科学,也不晓得如何利用(科学,不晓得)科学对修持有那么大的帮助,就因为自己理不透、知见不够。

  现在我们转来讲到法相中观对于佛法正法的发展,有个历史需要知道。好像我看大家研究佛学的人,真正了解这一方面的,不太多。也有许多佛学概论的著作,也有许多印度哲学的著作,但是毕竟的,外行的多,内行的少。所谓内行,学得(一点皮毛),写佛学概论,写印度思想史概论;(但由于)自己没有证果,没有修证,碰到真正证的地方就不懂。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我们晓得释迦牟尼佛的一生,大家如果研究佛的传记,我常常说一般人写佛教史佛教概论都写些不相干的事——什么释迦牟尼佛十九岁了,今天出东门、明天出南门、后天出西门,出了四门看了人家死、看了人家生病他才感觉到:哎呀,生老病死苦!——这个讲得这个青年人好糊涂哦!十九岁了,生老病死随便提一句都懂嘛!他还非要到外面看了,看了肚子胀了、生孩子了,才晓得是苦,有那么笨吗?把佛描写得好笨!

  是,你说古代经典上是那么说。相距三百年(后),尤其在印度教育普及,那是说民间故事的时候说佛历史是那么说啊!

  你研究佛的传记,从他十六岁以前,一切世间的学问,文的武的都是啊,没得老师、全国没有一个老师可以教他了,他反是……[录音中断]大象可以甩到城外去,那个武功练得多高啊!知识到了多高的程度——结果十九岁还不懂事,看到棺材:“这是干什么的?哦,这是抬死人。”还问人家,“人怎么要死啊?”经人告诉说人生了就会死,“哦,那真没有意思。”——你说这个释迦牟尼佛给他描写得多笨!一般佛教史、佛学概论硬都是这样呆板地(写)。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站在中国文化就是说,他的幼年少年时早就了解了,生老病死人生四大过程都有所考虑。(结果把)这些不相干的事拼命写。

  相干的,是因为他觉得即使到了当了帝王,使这个世界太平了;(但)根据历史的经验,一个太平的日子不会到三十年。你看人类的历史,没有说十几年没有战争的,没有说十几年不出变乱的。虽然不出大的,小的(不断),东处冒火、西处冒烟。所以他想,自己就是做一个统治世界的帝王,不足以为人类求得永远的永恒的福祉,不足以解决世界人类永恒、安乐、和祥,也更不足以解决人生生老病死的问题。因此,他走出世的路子,他追求这个。为了追求这个,释迦牟尼佛从十九岁出家,他遍学了印度所有的外道,都学完了,所以邪门左道他样样都学。

  我们要注意他,在家(的时候),他由幼年一直到少年,世间一切学问(都)成就了,第一流的数学家教他数学的时候最后(都)答复不出来他的问题。所有的学问都成就了。所谓婆罗门教的四典,婆罗门教的圣经哲学,他研究完了,各种各样的修持的方法;然后自己经过十二年苦修实证。学了各种外道以后,他并不是像我们大家哦,譬如传记上说他学无想定三年,他修成了。无想定,坐在那里打坐在那里什么思想都没有,脑筋停摆了——他修成功了,三年。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