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净土圣贤的传记

净土圣贤的传记

益西彭措法师 讲述

从今天开始讲述上千年来汉地净土圣贤的传记,除了个别传记按其他书增补和改动之外,都是按照《净土圣贤录》选讲的。

下面从净土宗初祖——慧远大师的传记开始讲起:

慧远。姓贾。雁门楼烦人。幼而好学。博综六经。尤善庄老。时释道安建剎于太行恒山。远往归之。闻安讲般若经。豁然开悟。因投簪受业。精思讽诵。以夜继昼。安叹曰。使道流东国者。其在远乎。

晋朝慧远大师,雁门楼烦人,小时候非常好学,对儒家六经都有广博的通达,尤其擅长庄子、老子。当时的高僧道安法师在太行恒山建立宝刹,慧远从远处来归投。当他听到道安法师讲述《般若经》时,就豁然开悟了。因此出家依止道安法师学习。求学时,对佛法精思讽诵,夜以继日(他非常勤奋,非常精心的思维讽诵,从早到晚不间断)。道安法师感叹地说:“使道法流传东土的人就在慧远了!”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晋太元六年。过浔阳。见庐山闲旷。可以栖止。乃立精舍。号龙泉寺。时远同门慧永。先居庐山西林。欲邀同止。而远学侣寖众。西林隘不可处。刺史桓伊为远更立寺于山东。遂号东林。



晋朝太元六年,慧远大师经过九江,见庐山空旷安闲,可以在此安居,就建立精舍,称为“龙泉寺”。

当时慧远大师的同门师弟慧永已经在庐山建立西林寺,想邀慧远大师一起住。但慧远大师的学生很多,西林寺地方小,刺史桓伊就为他在庐山东边再建了一座寺院,称为“东林寺”。



远于是率众行道。凿池种莲。于水上立十二叶莲华。因波随转。分刻昼夜。以为行道之节。既而四方清信之士。闻风而至者。百二十三人。远曰。诸君之来。能无意于净土乎。乃造西方三圣像。建斋立社。令刘遗民着发愿文。勒之石。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慧远大师于是率领大众行道,开凿水池,种上莲花,水上立了十二叶莲花,随水波旋转,分刻昼夜,作为行道的时节。后来四方的清信之士闻风而来,共有123人。慧远大师说:“ 诸君来此地,能对净土不用心吗?(意思是既然都到了东林寺,就应当共同立志求生西方。)”因此造立西方三圣像,建立净业社,让刘遗民写发愿文,刻在石碑上。



居山三十年。迹不入俗。专志净土。澄心观想。三见圣相。而沈厚不言。义熙十二年七月晦夕。于般若台之东龛。方从定起。见阿弥陀佛。身满虗空。圆光之中。有诸化佛。观音势至。左右侍立。又见水流光明。分十四支。回注上下。演说苦空无常无我之音。佛告远曰。我以本愿力故。来安慰汝。汝后七日。当生我国。



慧远大师住在庐山30年,从没入过世俗红尘。居山时专心净土,静心观想,曾三次见到西方圣像,但他沉默不说。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义熙十二年七月底的夜晚,在般若台东龛,正从定中起来,见阿弥陀佛的色身遍满虚空,佛身所放的圆光中有无数化佛,观音、势至侍立在佛的左右;又见到净土水流光明,分成十四支,净土的水是旋转流注,水能往上、往下流,水中演说苦、空、无常、无我的法音。佛对慧远说:“我以本愿力的缘故,来安慰你。过后七天,你见光时就生净土了。”



又见社中先化者。佛陀邪舍慧持慧永刘遗民等。皆在侧。前揖曰。师早发心。何来之晚。远谓弟子法净惠宝曰。吾始居此十一年中。三睹圣相。今复再见。吾生净土必矣。即自制遗戒。至八月六日。端坐入寂。年八十三。慧持。远同母弟。与远同事安公。徧学众经。亦有高行。隆安中。辞兄入蜀。以西方为期。住郫县龙渊寺。大宏佛化。义熙八年入寂。年七十六。遗命诸弟子。务严律仪。专心净业云(东林传庐山集)。



又见到莲社中以前往生的人,佛陀耶舍、慧持、慧永、刘遗民等诸贤,都在佛身边。见到慧远大师,都向前作揖说:“师父早日发心,怎么来得晚呢?”

慧远对弟子法净、惠宝说:“我住山之后,十一年中,三次目睹圣像,今天是再次见到,我决定往生净土。”之后留下遗嘱。到八月六号,端坐入于涅槃,83岁。

当时有位慧持法师,是慧远同母的弟弟,和慧远一起承事道安法师。慧持也是遍学诸经,有很高的修行。隆安年间,他辞别兄长到了四川。平生也是以西方为归,住在郫县龙渊寺,大弘佛法。义熙八年圆寂,76岁。在他圆寂时,嘱咐诸弟子务必严持戒律、专心净业。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慧永。姓潘。河内人。年十二出家。事沙门竺昙现。初习禅于恒山。既而与远公同依安法师。太元初。至庐山。刺史陶范舍宅为西林以居之。永布衣蔬食。精心克己。容常含笑。语不伤物。峰顶别立茅室。时往禅思。至其室者。辄闻异香。因号香谷。一虎同居。人至辄驱去。平时厉行勤苦。愿生安养。义熙十年。示疾。忽敛衣求屣欲起。众问故。答曰。佛来也。言讫而化。年八十三。异香七日乃寂(东林传)。



晋朝慧永法师,河内人,12岁出家,承事沙门竺昙现。最初在恒山习禅,后来和慧远大师共同依止道安法师。(慧永、慧远是同门师兄弟,一个住在庐山西林寺,一个住在东林寺。)

太元初年,慧永法师来到庐山。当时的刺史陶范供养他舍宅,因此创立了西林寺。

慧永平时生活俭朴,穿的是布衣、吃的是蔬食,一心精进,约束自己的行为。脸上常含微笑,说话从不伤人。他在山峰顶上另外建了一间茅屋,常在那里禅思。到他的茅屋时,就能闻到奇异香味,因此称为“香谷”。平时有一只老虎跟他同住,有人来了,就叫老虎离开。他平时修行刻苦精进,一心愿生极乐世界。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义熙十年,他生了病。有一天忽然整理衣服,要鞋子想站起来。别人问是什么缘故,他说:“佛来了!”说完就圆寂了。当时83岁。往生后,七天充满异香。七天后异香才消失。



僧显。姓傅。北地人。贞苦善戒。诵经业禅。常独处山林。或数日入定。晋太兴末。南游江左。经历名山修己恒业。后遇疾绵笃。乃属想西方。心甚苦至。见无量寿佛光照其身。所苦顿愈。是夕起澡浴。为同住及侍疾者。说己所见。并陈诫因果。至清晨。平坐而化。室内有殊香。旬余乃歇(高僧传)。



晋朝僧显法师,北方人,修行刻苦、善持戒律,诵经修定。常常独处在山林中,有时一入定就好几天。

晋朝太兴末年,他往南方到江左一带游历,经过名山时还坚持修自己的道业,从没离开过。后来遇上生病,疾病缠身,病情严重。这时他就专注念想西方,心非常恳切。由于他的诚心所感,见到阿弥陀佛放光照他的身体,身上的病苦顿时就好了。

这天晚上,他起来沐浴,跟同住和侍奉的人说起自己的所见,告诫他们要畏惧因果。到清晨,端坐化去,屋里有奇特的香气。十多天香气才消失。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慧虔。姓皇甫。北地人也。少出家。奉持戒行。志操确然。憩庐山十有余年。义熙初。投山阴嘉祥寺。克己导物。苦身率众。五载。寝疾。自知将尽。乃属想安养。祈诚观音。山阴北寺有尼名净严者。宿德有戒行。梦观世音从西郭门入。清晖妙状。光映日月。幢幡华葢。七宝庄严。净严作礼问曰。不审大士何所之。答云。往嘉祥寺迎虔公。虔亦预睹圣相。疾虽绵笃。神色如平日。侍者咸闻异香。顷之入寂。道俗闻见者。莫不叹羡(高僧传)。



晋朝慧虔,北方人,少年出家,奉持戒律。他的志向操持非常坚固,住在庐山十多年。

义熙初年,他到了山阴嘉祥寺。在这里一言一行都严格要求自己,以身作则、身体行苦行,来率领大家一心向道。

五年之后,他得了病,自己知道寿命快尽,就一心观想极乐世界,虔诚祈祷观世音菩萨。

山阴北面的寺院里有一位尼师叫净严,一向有德行、很持戒。晚上梦到观音菩萨从西方城门进来,清净光明、相好殊妙,光辉映照日月,而且有幢幡华盖,七宝庄严。净严尼师就向前作礼,问道:“不知大士去哪里?”观音菩萨说:“我要去嘉祥寺迎接虔公。”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时慧虔也提前看到了圣像,虽然疾病缠身,非常严重,但他的心像平常一样平静。侍者都闻到了异香,很快他圆寂了。当时出家在家见闻到这个情景都赞叹稀有。

  

僧济。不详其所出。入庐山。从远公学。精悟法要。年过三十。便出邑开讲。历当元匠。远公叹曰。与吾共宏大法者。其在尔乎。后疾笃。恳期净土。想象弥陀。远公遗济烛一枝曰。汝可运心安养。济执烛凭几。停想无乱。又请众僧为转无量寿经。至五更。济以烛授弟子元弼。令随众行道。于是暂卧。梦自秉一烛。乘空而行。见阿弥陀佛。接置于掌。遍至十方。歘然而觉。喜曰。吾以一夕观念。便蒙接引。自省四大。了无疾苦。明夕忽起立。目逆虗空。如有所见。谓弼曰。佛来也。吾其去矣。转身西向而逝。时方炎暑。三日而体不变。异香郁然。年四十五(高僧传东林传)。



晋朝僧济,不知他的出处。他来庐山跟随慧远大师求学,对佛法心要有精深的了悟。过了30岁,他就去城市讲法,历来都是讲法的首要者。远公赞叹说:“和我共同弘扬大法的就在你了。”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后来得了重病,至诚恳切地求生西方,心里一直观想阿弥陀佛。慧远大师交给他一支蜡烛,说:“你可以这样观想极乐世界。”僧济就手持蜡烛,靠着桌子,止息妄想,至诚一心地观想。又请僧众给他念《无量寿经》。

到了五更,僧济把蜡烛交给弟子元弼,让他跟随大家行道,这样他就暂时躺下来。梦到自己手持蜡烛在虚空中飞行,见阿弥陀佛出现在眼前,把他接在手掌上,周游十方世界。忽然间醒过来,很欢喜地说:“我凭一个晚上观想念佛,就得到佛接引。”再看身体四大,已经没有一点病苦。

第二天晚上,他忽然站起来,注视虚空,好像有所见。对元弼说:“佛来了!我要走了!”转身朝向西方而圆寂。

当时正值酷暑,天气炎热,法体三天不变,异香浓郁。世寿45岁。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慧恭。豫章丰城人。入庐山莲社。与僧光慧兰等同学。光等学不逮恭。而系心净土。较为虔切。兰谓恭曰。君虽力学博闻。岂不知经云。如聋奏音乐。悦彼不自闻。恭未之信也。后七年中。兰等先逝。去时皆有奇应。又五年。恭病且笃。叹曰。六道沿洄。何时可止。死生去来。吾何归哉。于是雨泪叩头。誓心安养。志不少闲。忽见阿弥陀佛。以金台前迎。觉自身乘其上。又见兰等于台上光明中告恭曰。长老受生。已居上品。吾等不胜喜慰。但恨五浊淹延。相依之晚耳。恭于是日告众。欣然奋迅而灭。时义熙十一年也(东林传)。



晋朝慧恭,豫章丰城人。他入庐山莲社,和僧光、慧兰等是同学。僧光等学习佛法比不上慧恭,但他们一心系念净土,比慧恭更虔诚恳切。

有一天,慧兰跟慧恭说:“你虽然力学博闻,岂不知经上说:‘如聋奏音乐,悦彼不自闻。’(意思是:你佛法讲得好,但只是讲给下面的人听,自己没有佛法的境界。)”慧恭不信他的话。

过了七年,慧兰等人提前走了,走的时候都有奇特的感应。
感恩的心,才是真正的学佛。

TOP

返回列表